走进贵州梭嘎 追寻一个遥远的梦

日期:2010/1/20 14:49:38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整理旧照片,几个身着艳丽衣裙、头上缠着庞大髮髻、双手叉腰摆着Pose的苗族小姑娘跃入我的眼帘,那是2005年10月,和友人一起,到六枝梭嘎生态博物馆参观时留下的,时隔三年,记忆中的映象渐渐地复活起来。

  三年前,在省直部门工作的朋友到六枝县梭嘎乡挂职,应他的邀请,我们早上8点从贵阳出发,到达梭嘎乡政府时,已是中午。在乡政府食堂,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听乡里负责人介绍梭嘎乡“长角苗”的情况。

  梭嘎乡共有12个苗族寨子,这里的苗族与别的地方苗族有很大的区别。梭嘎乡的苗族属于苗族支系中的“长角苗”,目前仅有4000多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跟别的苗族不相通。据说这种语言很难懂,就是乡里面长期在那里工作的人,也很难听懂。苗族的支系很多,而“长角苗”却是苗族支系中独特的一支,除了在语言上跟别的支系的苗族不相通外,在服饰上也与别的苗族不同,以妇女的头饰尤为突出。梭嘎乡12个苗族村寨中,以陇嘎寨的“长角苗”最具代表性。1997年挪威王国政府与中国政府在这里合作建设亚洲第一座生态博物馆,1998年10月31日正式落成。生态博物馆的建立,使梭嘎“长角苗”原始古朴独特的文化习俗得到有效地保护,也使这个大山深处的梭嘎苗族第一次为世人所知。

  生态博物馆建在山上的陇嘎寨,离梭嘎乡大约还有五、六公里的路程,我们去的时候,车子只能开到山下,大家沿着山路往上走,一边走,一边欣赏周围的风景。那里的空气质量显然比城里好得太多,蓝天白云格外明朗,此刻,大家的心情都很好,唯一感到缺憾的,是没有水。到达寨子门口,几个苗族女孩在井边洗衣服,好奇地走过去,只见她们用的是最廉价的洗衣粉在塑料盆里搓着衣服,盆子里的洗衣粉水是深褐色的。再看那口井,不多的水紧贴在井底,这可是村子里唯一的一口井,几十口人还有牲畜全指望它生存。

  来到生态博物馆,这是由挪威王国出资修建的,博物馆推出后,时常有来考察旅游的外国人,所以博物馆内关于“长角苗”的介绍有中英文两种文字。看到这里,心中不免有些感叹,梭嘎“长角苗”从发现,以及后来提出并致力于建立生态博物馆保护这个原始的、民族的生态文化的竟是外国人。

  博物馆内,珍藏了一束“长角苗”妇女用于盘髮髻的头发,重量在6公斤之多。据说,这是目前征集到的时间最长,积累了五代人头发的髮髻。“长角苗”的历史写在妇女的头上,这句话一点也不过。“长角苗”妇女梳头掉的头发从不丢弃,而是收集起来,用细麻线编织,作为嫁妆传给女儿,代代相传。在生态博物馆,“长角苗”妇女展示了盘髮髻的过程。盘髮髻需要有人帮忙,先用一根长约2尺左右的牛角状木板将头发盘在脑后,再在木角上把假发盘成巨大的“∞”字形,然后再用白布条捆绑。头饰高约15公分,两头垂于耳下到两肩上方。为了使发型显得更加庞大,近几年“长角苗”的女人们用黑毛线替代上辈传下来的头发,盘进了发髻里。由于长年头发被紧束,年老的“长角苗”妇女头发大片脱落。

  过去“长角苗”男子也是将木角盘制于头顶后部,再盘缠麻和头发。现在男子已不再戴角,一般包青色头巾。
  
   “长角苗”信奉多教神,自然崇拜,婚、葬对于“长角苗”来说,最一生中重要的事情,特别隆重,这时候的民俗风情最为浓厚。还有“跳花坡”、祭祖、祭树、祭山活动,在陇嘎寨,我们看到有的树子熏得黑乎乎的,大概就是祭树留下痕迹吧。
   
  出了博物馆,我们到上面的寨子里走了一趟,寨子里的人很穷,整个寨子全是依山而建的茅草土墙房,人蓄同居,仅以木板相隔,卫生很差。那里多是高山,生活以自给自足为主,口粮为包谷和土豆,条件相当恶劣。
   
  时隔三年,梭嘎的情况究竟有没有变化,带着这种疑问,拔通了朋友电话。得知,今天的梭嘎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最贫穷的陇嘎寨安上了自来水,苗族同胞的生活条件大为改观。生态博物馆内新修建了客房,游客可以入住在那里,各项旅游设施进逐步完善中。

  旅游指南:

  交通:
  1、从贵阳乘列车、客车到达六枝后,在六枝火车站旁乘坐到梭嘎乡的中巴车。
  2、到梭嘎乡后,离陇嘎乡生态博物馆还有五、六公里的路程,有三轮车进寨子,车费3-5元。

  住宿:在梭嘎可住在生态博物馆提供的标准间,每个床位为20元,面对群山,视野开阔。但如果山上停水,住宿条件会相对较差。不过,只住一晚,也可以将就克服。

  餐饮:梭嘎乡的街上有清真餐馆,味道不错,价格也不贵。如果是在苗寨,可在乡民家搭伙,十元钱就可以吃得不错了,苞谷饭、老腊肉、土鸡等味道都很好。记住,入乡随俗,不可拿城里的卫生标准来要求。

  小贴士:进寨的时候苗族少女会手捧盛满米酒的羊角和牛角,在门口敬酒接风。喝完第一羊角后,如果游客不能再喝,就把喝完酒的羊角尖朝上递回去。(编辑:Jany)
卡王 蹭网卡 蹭网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