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贵州的微笑留在地中海

日期:2010/1/15 23:32:31 作者:未知 来源:贵州都市报

  “Kung Fu!”大街上,一群十几岁的突尼斯少年突然向李明大喊,并抱拳作揖,李明一愣,随即抬手回礼。回忆起刚刚到突尼斯时遇见的这一幕,已经回国快一个月的李明还是忍不住想笑:“在我们之前,大多数突尼斯人对中国的认识都来自李小龙和成龙。”

  2008年2月底到2009年3月,李明与他的5名队友作为由共青团贵州省委、贵州省志愿者协会选派的志愿者,在突尼斯进行了一年的汉语、舞蹈和武术教学服务。这个从贵州高原走出来、平均年龄只有27岁的团队在地中海边留下了“中国志愿者的微笑”。

  “我想我们会给突尼斯人留下这样的印象:中国人不是人人都会武功,但是我们都很客气、谦虚好礼、做事踏实、毫无怨言,并且,我们都很爱微笑。”志愿者服务队队长彭学艳说。    

  教授突尼斯--国家武术队

  到突尼斯几天后,志愿者不再因为有人冲着他们大喊“Kung Fu”而大惊小怪。他们明白,这个北非国家的人们有多么喜爱中国功夫:“很多人都会说两个中文词,‘功夫’和‘师父’。他们以为每个中国人都会武功,见到中国人经常学着电影里面拱拱手。”

  作为第一批援外的武术专业志愿者,李明们受到的欢迎程度可想而知。在国内执教于一家私立武术学校的李明,到了突尼斯后,和队友唐勇一起被安排去教授突尼斯国家武术队。

  说是国家武术队,其实都是业余选手。二人悉心传授,毫无保留地将中国国粹的精彩展现给了突尼斯人民。突尼斯武术队的整体水平得到了较大提升,在有非洲五国参加的马格里布国家武术比赛中一举夺得8枚金牌,并第一次荣获团体冠军,创造了历史最好成绩。

  另一名武术专业的志愿者方春艳也执教于突尼斯青体中心。让她感动的是,这些热爱中国功夫的学生们上课很准时。“其实突尼斯人的时间观念不是很强,基本上老师等学生的时候比较多,但我的这些学生每次都是提前到场。”

  由于住得比较远,公交车也不是很方便,有时候等一个小时都没有车,一位叫黑地的学生就提出,今后负责接送方春艳,从此没有间断过。

  常有学生问方春艳有多少工资,“我告诉他们我是志愿者,是来为突尼斯人民无偿服务的,中国是一个友好的国家。他们都竖起大拇指。我希望通过我的教学,让突尼斯人领略中国武术的神奇,更感受到中国青年良好的精神面貌。”

  用苗族舞--征服好动的学生

  与李明受到的“礼遇”不同,在国内已是副教授的彭学艳,到了突尼斯,却被安排去教小孩子和业余演员。

  38岁的彭学艳是贵州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贵州省著名舞蹈编排专家,也是志愿者服务队队长。

  到了突尼斯之后,彭学艳被分配到突尼斯青年体育中心。这是一个和中国的青少年宫有些相似的机构,学员从五六岁的小孩到三四十岁的业余舞蹈演员都有。

  在国内教的都是大学生和专业的舞蹈演员,心理上的落差难免。而且,彭学艳发现,突尼斯人尽管热爱舞蹈,但习惯跳随意性、节奏感强的阿拉伯舞,强调规范、细腻和起承转合的中国民族舞很难让他们长时间集中注意力。

  怎么在学生中树立威信?彭学艳想了个办法,先从快节奏又简单的东北秧歌开始教,从没见过扇子的突尼斯学生一下子来了兴趣。接着教扭胯动作和突尼斯舞很像的苗族舞,再循序渐进到彝族舞、中国古典舞等等,让学生慢慢体会和理解中国舞蹈文化。

  两三个月后,这位中国舞蹈专家终于能让好动的突尼斯学生一板一眼地跟着她练基本功了。

  突尼斯大学生--想“嫁到中国去”

  在一次汉语桥比赛的冷餐会上,彭学艳认识了突尼斯大学中文系的两个女生黑霞和贝兰,收获了一段让她至今难忘的友谊。

  “每回我们遇上困难,黑霞和贝兰就打车来给我们当翻译。这两个可爱的朋友经常来我们家,向我们学汉语,还不厌其烦地教我们法语和阿拉伯语。”彭学艳说。

  有一次,为了让志愿者能吃到她们做的“库司”和“半”(两种食物),黑霞和贝兰在大热天背着一个锅和配料到志愿者的住处。阿拉伯女人做饭不能有男人在场,彭学艳和方春艳手忙脚乱地打下手,看着她们热得满头大汗的,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这种交往平和而友好,每次见面时都会像老朋友一样拥抱贴脸,“黑霞还告诉我们,她非常喜欢中国,要努力学习汉语,争取拿奖学金到中国读书,还要嫁到中国去!”

  第二批志愿者人数--翻了一番

  远赴海外从事志愿服务,志愿者们都做好了吃苦的准备。阿拉伯语和法语都是从零开始刻苦学习,到一年服务期结束时,每个人都能够用一种语言与学生做基础交流;当地蔬菜种类少,饮食不习惯,大家就轮班做饭……

  “突尼斯方对我们的工作要求很高,刚开始十分挑剔,但当我们多次毫无怨言、百分之百地完成任务时,他们的态度慢慢转变了。”彭学艳说,“当我们完全被当地人接受以后,他们会非常直接地表达他们的喜爱。有时候,上课上到一半时,小姑娘就会冲上来和我贴脸、又搂又亲吻。”

  “刚开始,我们被这种热情弄得手足无措,后来就习惯并且享受这种感觉了。”彭学艳十分怀念地说。去年元宵节,彭学艳协助中国驻突尼斯大使馆策划导演了一场精彩的文艺晚会,唱了奥运歌,舞了狮,走了时装秀,还跳了红绸舞。除了6名志愿者和2名中国留学生外,其余的表演者全是突尼斯学生。

  “通过这一年的交流,我们周围的突尼斯人对中国的了解大大加深。他们甚至会包饺子和汤圆了!”彭学艳说。

  由于第一批援突尼斯志愿者的出色表现,突尼斯方面积极申请第二期青年志愿者,不仅人数翻了一番,还新增了乒乓球教练的岗位。

  今年3月,第二批12名援突尼斯志愿者赴非洲服务,彭学艳和她的队友们交接好工作后载誉回国。当飞机冲上云霄时,志愿者们知道,他们把中国人的微笑留在了突尼斯人的心里。(编辑:Jany)
 

 

卡王 蹭网卡 蹭网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