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仲 - 芦笙王的故事

日期:2010/7/8 14:26:50 作者: 来源:

          

    在贵州,若问起这里民族的分布,当地人就会回答说:“汉族住坝子,布依住水边,苗家住山巅巅”。这句顺口溜可是有着一段缘由呢。

    传说,春秋战国时候,苗族的祖先也是住在坪坝的地方。他们爱吹芦笙又爱放牛打架,就是有点不爱听“官府”的话。于是,官府中有个军师就向君王出了个鬼点子。那个鬼点子很中君王的意。君王听了,当天就放出来话来说:苗族人的芦笙如果拿到高坡上去吹,那声音肯定响亮得很,还会传得很远很远,好多地方的人都能听得到咧……还说,到了高坡上,草好,牛儿吃得膘膘的;草堂又宽,放牛打起架来,更威风,更好玩……苗族祖先听了君王的话,觉得挺有意思,就高高兴兴地扛着芦笙撵着牛群迁到高坡去了……。“于是,我们的祖先就来到了滚仲这里……”这是杨昌凡老人给我讲的故事。

    滚仲位于雷公山南麓,距榕江县城二十余公里。滚仲人的盛装是百鸟羽毛服,故被称为花裙苗。男子是清一色白底、靓蓝蜡染的对襟无领长褂;姑娘们的服装则以大约作底,用各种不同的丝线刺绣而成。每个的正月初三这天,滚仲的姑娘小伙就穿着他们绚烂无比的百鸟羽毛服去踩歌堂。

    在芦笙的引导下,姑娘们依着芦笙的旋律围成圆圈跳起古老的“嘎细”和“嘎猎”。芦笙吹奏的曲调讲述着苗族大迁徙的悲壮历史,成百上千人身着百鸟服翩翩起舞,那情形犹如百鸟归林一般。

    踩歌堂不仅是为了纪念祖先,也是青年男女社交的集会。芦笙吹得棒的小伙,是姑娘们青睐的对象。杨昌凡的爷爷、爸爸都是吹芦笙的高手,从小耳濡目染,他在8岁时就能将一把芦笙吹得溜溜熟。杨昌凡悟性极高,看别人做芦笙,只需瞟上一眼,就完全了然于心,于是免不了手心发痒,也想偷着试试。不想被父亲发现了,父亲训斥他时那严肃的表情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发憷。

    1971年,21岁的杨昌凡应征入伍,到四川过了5年军营生活,本来有转业的机会,但他思念家乡,更思念他在踩歌堂上结识的情人杨光兰,于是他回到了滚仲。在5年前的一次踩歌堂上,杨昌凡的芦笙曲调吹得像流水似的“哗啦啦”流淌,赢得了能歌善舞的杨光兰的心。当兵回来,杨昌凡便把杨光兰娶回家做了老婆。杨光兰里里外外一把手,又是块生崽的料,一口气为他生下了三男两女。这期间,杨昌凡曾做过信用社的出纳、卫生所的赤脚医生和村长,但做什么他都不上心,心里始终恋着芦笙。父亲见他这般执著,便松口说:“行了,现在儿也有女也有了,你真要是喜欢咱们苗家的芦笙,想做就做吧!”

    从父亲那里,杨昌凡明白了,芦笙原来是苗家的圣物,芦笙不仅是召集集群聚会的军号,也是取悦祖先的神器,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随意制作的。祖先传下来十分严格规矩,规定制作芦笙者必须是儿女双全的中年以上的有福之人。如果违背了规矩,得罪了祖先,那些随意制作芦笙的年轻人竟会遭到断子绝孙的厄运哩!于是,苗人们严格遵从着这世代相传的禁忌,不敢有些微的冒犯。

    得到了长辈的允许杨昌凡便一心扑在芦笙的制作上。他带着一身做芦笙的行头,走乡串寨,打出了成百上千把芦笙。那些芦笙呀,吹奏出来的声音又响亮又好听,连林子里的鸟儿都飞来听哩。杨昌凡的名声在雷公山麓的苗乡山寨中传扬开去。

    8年之后,杨昌凡累了,他不再爬山涉水走村串寨,而是在自家的吊脚楼房屋的底层劈出半个通间,一部分作猪圈、狗窝和地窖,另一部分给自己建了个制作芦笙的作坊。从此,杨昌凡就每天坐在自家的作坊里专心致志地打制芦笙。

    制作芦笙所需的材料主要是竹子和杉木。竹子用来做笙管,杉木用来做气斗。但是取料时却有许多讲究。做笙管的竹子叫羊竹,在整个榕江,只有滚仲和计摆两地有生长。砍伐用来制作笙管的羊竹也十分讲究,只能在立秋前后砍伐,因为那时的羊竹纤维密实,放在太阳下曝晒数日后,颜色就会变成发白发亮。生了冬笋的竹子不能砍了,容易生虫。做气斗的杉木也很讲究,要在5-7月采集,那时的杉木既容易剥皮,又不怕虫蛀。
   苗家汉子爱酒、善酒,无酒难以会友、无酒无法传情。可杨昌凡自当上打制芦笙的师傅,可不能因为嗜酒而丢了手艺。可是也为了芦笙,每年,在滚仲农历十月第一个卯日的苗王节上,杨昌凡都会心甘情愿地醉上一回,因为他是名儿叮当响天天和芦笙打交道的“芦笙王”嘛。滚仲人相信,他和祖先一定有某种因缘。所以在那一天,都要来向他敬酒,也是在那一天,他要用酒和芦笙,向祖先致以最最崇高而神圣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