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丽的歌 :唱一首婉转的仰阿莎

日期:2010/6/24 15:24:49 作者: 来源:

《仰阿莎》,是传唱在贵州清水江流域和都柳江部分苗族聚居区的一首苗族神话叙事歌。仰阿莎是苗语译音,意为清水姑娘,有冰清玉洁的含义。在苗族歌手心目中,《仰阿莎》是最美的歌。

  据了解,《仰阿莎》最早的版本应是流传于苗族古老理词“贾”中的“日、月案”,说的是露珠姑娘与太阳、月亮的爱情纠葛。而在黔东南从江、榕江一带苗族民间,仰阿莎被称为“拉累亮”,即“太阳、月亮、彩虹姑娘”。细想起来,无论是清水姑娘、露珠姑娘还是彩虹姑娘,她们都是水在大自然中的转换,水在与日、月、风、云发生的各种纠葛中,最终完成了其来自大地,回归大地的自然幻化,演绎了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成全了苗族神话叙事诗中的美神创造。仰阿莎何以美?歌手们这样唱:“路有千万条,歌有千万首,千万条路我不走,千万首歌我不唱,我只想唱仰阿莎。”歌中这样描述仰阿莎:“脸庞白嫩像茶泡,头发油亮蚕丝样,眉眼生得像竹叶,牙齿皓洁似白银……”就连她咽下的东西,从皮肤外也可以清楚看见,肌肤之白嫩,仿佛是透明的。关于仰阿莎的出生,歌中唱道:“石头生沙子,沙子生泥巴,泥巴生水井,水井生出仰阿莎。”原来,仰阿莎是井水之女,是大地母亲的后代。因为“地母要生仰阿莎,螃蟹才挖井,水井清悠悠,井底静悄悄”。苗家人认为,“有根才有树,有树才有水,架桥才生儿女”。于是,他们在歌中这样唱道:“地神四处飞,叫来了喜鹊,招来了鹤子,邀来了林中百鸟,百鸟喳喳叫山中好热闹。”终于,百鸟们扛来轻飘美丽的彩虹,从鱼脊般的山梁、从马鞍般的山坳、从椅子般的山脚下架至井边,接着,在隆隆雷鸣、倾盆大雨、井中水泡阵阵的上冒中,生出了仰阿莎。

 

    仰阿莎既是大地之女,当然与别人不一样:“她的花衣呀,锦鸡的彩毛比不上,她的褶裙呀,只有菌子才相像。”八个支系族人中的姑娘,没有一个比上她,九个支系族人中的青年,个个想爱她。不一般的仰阿莎,“头天理容貌,第二天就笑,第三天就唱,歌声响遍了山谷,花朵开遍了树丫”。美丽迷人的仰阿莎,在云与风的帮助下,与情感织热的太阳成了家。成婚后,注重名利的太阳就去东海给人当理老评理断案,成天沉醉于人们对他的夸赞中。一去六年不归,并没有把美丽的妻子放在心上,家里一切事务全扔给了仰阿莎。仰阿莎在寂寞、劳累、痛苦中度过了六年。太阳家中的长工月亮,年复一年的关心和体贴着美丽而善良的仰阿莎,在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于是他们双双私奔。气急败坏的太阳得知消息,赶回家中,请来了理老辩理,结果,太阳只得到江山赔偿,失去了仰阿莎。月亮虽然失去了江山,却得到了美丽的仰阿莎,过上了夫妻恩爱的日子。于是,就出现了太阳白天行,月亮晚上走的现象,因为太阳总感到自己没面子,便放出千万颗针来刺人们的脸,不让人们看见他害羞的脸。这就是仰阿莎的故事梗概,它以神话般浪漫的故事和优美的语言,歌颂了自由美好的爱情,激发出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希望与憧憬,难怪苗家人把它当成最美的歌。